端午:纪念一位诗人

/佚名

 

走过汨罗之后,我不敢看水了

我怕那些河流会直起来

而万千河水化为万千箭矢

洞穿良心,这生命的盾牌

 

我也不敢读诗,更不敢

在黑夜里摆弄那些有血性的文字

说到纪念,须远离端午

远离一条船,一块石头,一根永不腐烂的绳子

 

一语道尽,人间的悲欢

草木的信仰一直繁盛,蓬勃

凡看见花的,立马想到果实

唯有沉默,是照耀千古的明月

 

所幸,五月的雷声传来

依然有那么多奋不顾身的人

     
© 华峰集团2009-2010版权所有 本刊文章版权受法律保护,如欲转载,敬请致电编辑部联系,否则,本刊保留依法追诉之权利
春暖花开 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