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头”真的老了

/蹇世林(重庆氨纶公司)

他就像一头牛,为家庭的幸福和我的未来而忙碌奔波。          

我生于农村的一个小家庭,和别人一样拥有一个温馨的家,即使不富裕,却充满温暖。从小有家人的陪伴,平凡的生活也会因此而充满欢乐。在我成长的路上,我不知道什么是锦衣玉食,只知道什么叫自食其力,因为我的父亲他对我非常苛刻,用他自己那平凡的生活经历教会我如何成为有能力的人。现在成年的我也一直感恩他对我的苛责、教育以及那无声的“爱”。

我和父亲脾性相同,都不爱说话,我俩在一起的时候安静地像家里没人一样,我们走在一起,别人不认识我们的都不会以为我们是父子。因为他没有光鲜的衣着外表,只有朴素的衣裳,没有那珵亮的皮鞋,有的也是那老旧的破球鞋。有一次我就忍不住的问他:“给你买的好的你怎么不穿呢?”他瞪着我回答说:“我穿几块钱的鞋子到处都去过,没见哪个地方不让我去。”我也只有无奈的笑了笑。我和他见面的机会也很少,虽然都在一个地方,却因忙于自己的工作很少见面。在我印象里他永远是板着一张脸,严肃并不和蔼,衣着朴实,生活朴素,完全是中国几亿农民的一个缩影,平凡务实,勤俭节约。

每天干着别人也在做的事,过着跟别人差不多的生活,平淡无奇在他身上一览无余。其实我二十几年都不曾叫过父亲,也很少叫爸爸,一直以来我都以“老头”称呼他,却不知叫了这么多年,现在看到他也发现“老头”真的老了。

父亲的工作是在工地上跟着施工队伍,我从母亲那里了解到他是做钻勘的,可能没那么专业,但是我知道他的工作不容易,要付出多少的汗水和辛酸只有他知道,回来他也从不说这些。每次给他打电话的时候,都会听见机器的轰鸣声和他工友的吆喝声,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使,只能简单的问候几句就挂了电话。直到有一次他出了点意外,去医院看他的时候,他没有多余的表情,永远是那一张“冰冷”的脸,进门那一刻,他跟以往一样安静,表情也很放松(或许他是不想让我担心)仿佛我也忘记了那一刻他是在养伤,慢慢地我靠近了他,坐在旁边也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,却不觉间已发现两鬓斑白的头发让他多了一份慈祥,我口中的“老头”他是真的老了。

五十年的生活给他带来的只有岁月的痕迹和生活的不易。父亲年轻的时候做过很多事,却没有一样精通的,有时候我都会笑他,老了才知道人生的意义在哪里,路走在一半了才知道该走什么路,要是年轻时候多想想好好选择或许生活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了,他也只是抿嘴笑了一笑,没有多余的语言。

笔触及此,我又想起了朱自清先生的《背影》。同样的父亲,同样斑白的头发,同样慈祥的面庞,同样的平凡人生……同样的也是我和朱自清先生一样对于父亲的爱戴。

     
© 华峰集团2009-2010版权所有 本刊文章版权受法律保护,如欲转载,敬请致电编辑部联系,否则,本刊保留依法追诉之权利
春暖花开 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