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的期盼

/龚天伦

一阵寒风吹起一片湿凉,缠绕着脖颈掠过,不得已,紧了紧衣服领子。脸上冰凉透底,点点敲打,抬头,仰望天际,星星点点如沙粒,又晶莹透光,仿佛时光的沙漏,挥洒幕天。寒霜碎雪,云蕾天边。经意间,伸出手去感受,却如花瓣入丛,踪迹全无。却也欣喜,年前的雪如期而至,虽然很小,也不足以此刻沉积于此,但总能让我感触,“风雪洒疆场,来年即是春。”

时光如烟,氤氲了生活,扰乱了尘世芬芳。时光苒苒,春节如期,一个让人快乐,让人温馨,让人感动的时刻。人们心里总是在期盼,期盼着家人的团聚,期盼着恋人的回归,期盼着朋友的祝福,也期盼着来年的幸福。期盼过后,就变成了思恋,母亲的白发,更显苍华;父亲的脊梁,崎岖挺拔;恋人的温暖,日日痴恋;孩子的欢笑,更待稀少。

“丝丝愁惑藏于胸,非到时节不感时。”情感的节点总是会在此刻彭勃而出。

孩子盼望着我的归去。盼我手里拧着糖果,腋下夹着爆竹,兜里藏着压岁钱。那喜笑颜开,如花满岚的脸蛋,毫不掩饰的透着快乐。伸着小手,顽皮的掏着我的口袋,翘上天的嘴唇嘟噜着,拿到那早已归属的红包后,又裂开的嘴,雪白的牙齿,咯咯咯的笑声,随着蹦蹦跳跳的精灵,撞进我的怀里,或许还能在脸上迎来一个甜蜜的吻。这或许就是我所期盼的吧。

恋人盼着我的归去。那精心琉饰的玉盘,红樱点缀的朱赤,那羊脂仟细的粉嫩轻抚着我,奔腾的小鹿,撞击着,兰香般的吐丝,徘徊耳边,久不散去。如水的杨柳,却为我而坚挺,洁净有序的港湾,魂牵梦绕的温柔乡,还有着她淡淡的清香。深邃的夜空,闪烁繁星,朦胧月光下那一缕倩影,迎着微风,撩起如墨的长发,那迷醉的眼,等着我揽她入怀。这是我所期盼的,至夜于此,辗转反覆。

父母亲盼望着我的归去。穿上干净红火的衣服,使劲用手扒拉整齐的衣角,那风雪中触动的白发,兮兮更华。门口的红灯笼,摇摆着,工整吉祥的对联下,那特意打开的门。那堂上方正的牌位,屹立着,缕缕青烟绕梁,磕下头,黄土中的那一点乡情,筑进了血肉。那迎风飘荡的徐徐浓香,那八仙桌上的喧哗,唠叨的话,碗里装不下的温情。那眼中闪烁的泪花和无处安放的长满老茧的手,那紧紧的拥抱……是的,这就是我所期盼的。

“疾风不紧待山前,风雪铺地树树寒。”

“白径踪灭无从去,游子归家寻迹难。”

携衣裹念,踏雪寻根,追着白月光,满怀期待,一步一印,归家……

     
© 华峰集团2009-2010版权所有 本刊文章版权受法律保护,如欲转载,敬请致电编辑部联系,否则,本刊保留依法追诉之权利
春暖花开 论坛